【各种挣扎中】
我在南极钓过鱼,我在北极溜过熊,我在冷圈里游泳。
龟速咸鱼,产出全看心情
死游戏宅,万年画着玩写着玩,人懒博爱不撕,墙头比山多,脑洞比海深,什么都往这里扔

不是画手也不是文手只是个摸鱼手
UI/UX/交互设计狗,图力为负,文力更甚,八成瞎眼,戳前谨慎
混合/拉郎/水仙爱好,死在老坑时泪冷门里
有时翻一些意大利语和拉丁语的歌词

最近事多心累烦躁出坑出本,室友在不好摆出来,主要出FF15宰相大舅子的本子,Vita et Morte40,マヴロ・ヒェリ60,HALCYON40,Cor将军小黄毛ボRIOT30,诺克特小黄毛夜の東側45,不包邮,有意私信

差不多是要通宵了
剪到手软,刻到崩溃,还做得不好看
我还是太理工思维了,对于这一行而言我就显得太死板了,不适合
不想做这行了,太累了,努力考研吧,如果发现研的专业也没有一开始自己想象的那样适合自己的话,那我就转行吧

“从今天起,我就是一个人了”
他走下飞机,站在异国的土地上
他穿得很厚,这里相比家乡太过严寒
他大口深呼吸,却因为冷空气咳嗽起来
笑着,咳嗽着,自言自语着
“不过这里可真冷啊,看来我得多穿点”
他的话语伴着雾气,可还是轻快的哼着小曲
“一个人在异国的生活啊……”
周围人都只是用奇怪的眼神瞥了他一眼
“而且这里的人看起来都很冷漠的样子,感觉可能会很沉闷呢”

不过那个律师真的演的好乖啊(。

前两天画不下去图纸去看话剧团的演出,意外的不错,第一次看也是最后一次看还碰到了一个不错的剧本
一开始是七个人醒来发现自己明明还在工作中,怎么突然被关在了精神病院里,医生,律师,历史老师,记者,hei车司机,公关经理,银行职员(女主),院长会通过监控喊话,要么吃药要么电击
女主几乎不说话,全是这六个人在互相讲互相猜互相问职业情况,医生一直在说自己很久没见到6岁的女儿了很想她
第一次电击的时候大家都想证明自己不是精神病就全被电了,第二次电击的时候六个人都被电晕了,女主太害怕就吃药,醒来后被医生以外的人们呸
中途还有大家想引起院长来病房开始斗殴,记者差点让律师和老师掐死医生,司机救了他,然而司机又因为太过自...

小仙女又提起她回来晚的那天是因为在图书馆看到在角落里打【】的男生,在她背后的书架,还发出了细微的声音
我打电话的时候,她在电话里说自己看到了变态,回来说好恶心,一个211的学生干嘛在图书馆里做这种事如何如何
于是我们又说到了上学期进女厕的男生,说会不会是同一个人
今天她又提起这个想起来就觉得恶心的事情,说觉得自己对去图书馆都有点阴影了,以后肯定不会去那个角落了之类的
我反而想起来自己的事了
那时候我才刚初一的样子,11岁都没到,我家那边自然温泉很多,那时候经常和母亲去泡温泉
在我们那边这是非常正常的事情,毕竟我家那个小地方都有三个温泉,也不贵,周末去泡温泉那几年非常流行
我想去泡亲亲鱼的池子,和我妈说了句就

“生きていれば無限の可能性が”

可以说最近的情绪一直不太好,疲劳感每天都伴随着我,甚至刷微博我都觉得很累,还有点暴饮暴食的感觉,从3月就想调的生物钟仍然日常失眠,感觉做不好事,也确实都做不好事,于是今晚又睡不着瞎点的发现B站多了几个新投稿
天那我居然现在才知道英さん在火影radio唱过圣诞歌而且真好听啊……也是我毕竟不是火影粉(
音大声乐科歌剧+绝对音感真的太戳了……
想想去年这个时候一直在循环英さん的歌来着啊,听了大半年呢……08年WA的Live上真是太苏了,那个皮手套黑纱风衣灰紧背心……不过他身材一直都保持的很好啊
想起他在自己博客上说,被邀请去澳大利亚漫展时碰到出鼬的人说他是鼬的声优,出鼬的人还说了句Oh my god,还和他...

Creator of silhouettes that glide by silently
as if hypnotized by a blood-filled dream,
hats tilted over sardonic sneers.
The all-absorbing love of a tyrant,
jealously guarding his dominion
over women who have surrendered submissively,
like obedient beasts...
Sad, severe tango...
Dance of love and death...

【NieR:Automata】【无意义】人造人会梦见机械体么

【剧透】【都是对话】

他们在抵抗军营里
“2B,你会做梦吗?”
“什么?”
“我昨晚做梦梦到我们一起在战斗——”
“那是你的记忆资料”
“可那是我躺在床上休息的时候看到的”
“人造人是不会做梦的”

他们坐在长桌边
“人类真的很神奇啊,在休息的时候还会出现'梦',这个梦又是否是人类的意识产生的呢,他们的意识难道也可以不存在于身体中么……”
“听起来就像是网络啊,可是人类不能像我们这么联网的吧”
“嗯,所以这个梦就很神奇了…”
“可是看书真的很无聊啊…哥哥,我把这本书看完,可以陪我出去玩吗?”
“只要把书看完,陪多久都行”

她们在战场上
“二号……”
“别说话,我马上用止血凝胶”
“我的资料可能有些受损了”
“不要说这种话!”
“我这...

前段时间用คุโระ太太的图画了个像素画,自己也现买拼豆试着拼了一下
………然而我颜色不够只能各种换色,拼出来大到感觉能当杯垫(手机5.5寸

如果不是因为遇到您,我会是一个怎样的垃圾人,在哪个不起眼的角落里,浑噩的腐烂着 ​​​

我真的好难过,难过到知道这个消息后就一直在哭,感觉是吵到室友了,还给我发消息叫我别难过了
我今天折腾一天,虽然忙但也干了不少事,睡前看一眼Q,就看到高中班群里说,班主任要出殡了
或许她们根本理解不了为什么高中班主任去世我会哭成这样吧,我都没在宿舍哭过
我愣了半天,回过神来后给大神妹子发消息问她看班群没,那边才刚下课都吓到了看到消息直接给我打微信电话都忘记了时差,我这边已经是宿舍全睡了,她赶忙关掉给我发语音
可是我们只能互相叹气,互相说,我好难受,心情复杂,不能接受
实在是太突然了
大神妹子也在说,前段时间还在说她去吃中药了,去北京找医生,好像好多了的样子,怎么就突然说要出殡了
如果是说,她之前被医生下了病危